医 赞

编辑:zhuzh时间:2014年06月16日访问次数:4292

/杨松林

给我和老伴看了十年病的医生LINET·R·DMORIAS,年底合同期满后,将调到医院去做坐班医生,2012年97是她在自己的诊所为我俩作最后一次体检。称体重量血压听过心肺后,向我们交待说:“下次体检将由XX医生为你二人复诊,你二人的病历我会移交好的,今后我工作的医院就在附近XXX大街”。与DMORIAS相处十年,我们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产生了感情。

1992年我再次到美国探亲,由于女儿住地加州环境优于浙江,市内医疗条件又高过杭州,移居美国安度晚年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在办好绿卡拿到医疗白卡后,女儿从医疗保险公司寄来七名医生名单中选了DMORIAS,理由是她丈夫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心血管科专家,报导说:曾救活过在心脏停止跳动半小时的重病人奇迹。当时我老伴已查出患有冠心病,按女儿决定要在美国为她妈进行手术,经女儿电话联系后,她立刻表态,欢迎我们去她主持的门诊所就医,按预约日期,女儿开着车陪我和老伴去看病,很容易找到了诊所,巧合的是她那心血管科丈夫在为她值班,打招呼后,填写全部表格,此时DMORIAS医生请我们进室就医,她细心地问清了我老伴病情的全过程,看得出她不但医术好,医德也不错,谈吐非常实际,不说大话,尤其对我老伴的病情十分关心,这医好、德高是她长期接触病人交流中建立和培养出来的,最后为我老伴开了药方,整个治疗过程中根本没问什么级别,有否红卡、自费还是公费等。在中国级别这东西太重要了,文化内涵也实在丰富,给我羡慕甚至奢望,而DMORIAS医生在表格中深知我们是刚拿到绿卡的中国移民,尤其是享受着社会福利的老人,一切医疗费用甚至连挂号费也是由当地政府和联邦支付的,但就是这样二个中国白丁同样受到尊重,影响之好,感受之深,很难用笔墨来形容。

冠心病国际上都是看作危及人生命的重病,何况我老伴年高体弱,因此手术前要增强体质,手术中要确保安全健康,这样每天服用的药有六七种之多,速效救心丸、消心痛、降血脂、稳定心律、阿司匹林、立拨托等。药的生产在美国非常重视,药方出售也受到严格管制。而每种药的开发生产和药的性质及病人服用剂量都是按照美国公民来设计的,我老伴身高1.55M体重才50公斤,她与美国大龄儿童一般,加上中国人的饮食和美国人的体质也有较大的区别,因此某些药服用以后,有不适的症状,女儿立即电告DMORIAS医生,她听后十分吃惊,毕竟她是第一次为中国人治病,到今天她门诊病人中我们是独有的中国人。她细心听完我老伴对药不适应症状后,在确保病人身心健康的前提下,一次次地更换药的品种和每次吃药的剂量,记得改最多的要数“降压灵”,有三四次之多,甚至不适症状全部消失为止,由于医生对病人的负责,我老伴增强了体质,心脏开刀后当天下午就出了医院,由于医生对病人的负责原患有冠心病、高血压和我患的脂肪肝,高血脂已痊愈,连血糖高也得到了控制,在美国十年生活中,连感冒伤风等小病也没发生过。DMORIAS医生对大病治得精心,而对常见小病也十分细心,由于我久坐少动,患有二次痔疮,平时不注意卫生得了皮炎,当向她求医后,都能在第一时间为我诊断治疗,配的药膏涂后几天立即痊愈。证明她的医术之精湛,所谓医德,医者父母心,在DMORIAS医生身上表现得十分清晰。在国外遇见DMORIAS医生是我与老伴的福气,因此她受到了我全家人的爱戴和尊重,十年来去她门诊就医没迟到过一次,每次服药后,总是把药效及时向她汇报,她对丈夫和护士说:“这二位中国病人,是我最喜爱的人。”

我在学校工作了三十年,好几个学生家长对我讲,要自己孩子去念医学院,为的是找工作易赚钱多能过上好日子,道理也对。而救死扶伤,怎样为病人着想,病人医疗费的负担等谈得很少。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医术提高打下良好的基础并给予动力,而医德的提高怎样解决,我想得很多,很多。